QQ游戏大厅三国杀|三国杀online界武将
1
2
3
4
 關于我們
公司簡介
公司信息
組織結構
公司團隊
網站公告
翻譯資訊
常見問題
專業詞匯
行業規范
質量保證
合作流程
隱私保密
實習基地
人才招聘
聯系信息
  翻譯語種(筆譯)
  英語翻譯  德語翻譯
  日語翻譯  法語翻譯
  韓語翻譯  俄語翻譯
  英語口譯  德語口譯
  日語口譯  法語口譯
  韓語口譯  俄語口譯
  泰語翻譯  越南語翻譯
  意大利翻譯  西班牙翻譯
  葡萄牙翻譯  印度語翻譯
  馬來語翻譯  波斯語翻譯
  冰島語翻譯  老撾語翻譯
  丹麥語翻譯  瑞典語翻譯
  荷蘭語翻譯  藏族語翻譯
  挪威語翻譯  蒙古語翻譯
  拉丁語翻譯  捷克語翻譯
  緬甸語翻譯  印尼語翻譯
  希臘語翻譯  匈牙利語翻譯
  波蘭語翻譯   烏克蘭語翻譯
  芬蘭語翻譯  土耳其語翻譯
更多翻譯語種
     首頁 >>  關于我們>>  翻譯資訊
 


汪劍釗:詩歌就是那經受了翻譯考驗的東西

發布者:上海翻譯公司     發布時間:2019-5-22

  “詩歌就是那在翻譯中失去的東西”(Poetry is what gets lost intranslation),這是美國詩人羅伯特·弗洛斯特給詩歌所下的一則斷語,它雖說有些極端和偏激,卻從一個側面道明了詩歌翻譯的艱難和翻譯者的尷尬。文學是語言的藝術,在這門藝術中,詩歌被公認為最講究語言的藝術,亦即最能體現語言之微妙的藝術;因此,它常常被世人稱作“文學中的文學”。或許正是在這個意義上,詩歌存在著弗洛斯特所稱的不可譯性:任何一個譯者都無法原封不動地把一種詩歌語言轉化成另一種詩歌語言。
  但是,隨著世界各民族間文化交往的日益頻繁和擴大,翻譯已經成為一座必不可少的橋梁,而其中的詩歌翻譯更是其中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既不能放棄這項兌換的工作,又做不到完全等值的兌換,這就使得詩歌翻譯成了一項“知其不可為而為之”的工作。
  在兩難的處境下,譯者勢必要作出某種取舍,對原詩釋放的那些高密度的信息進行梳理,尋找并首先傳達該詩最應該傳達、最有可能傳達的那部分信息,譬如,原詩在語義上有過人的表述,譯者就應該著重進行語義的轉換;原詩在語詞搭配上有創造性的組合,譯者就應該積極地予以引進;原詩的重心在意象、比喻的新奇上,譯者就應該把注意力傾注在意象和比喻的復現上;等等;然后,再來考慮其它信息的轉達。
  汪劍釗
  根據十余年的翻譯實踐,以及對眾多的外國詩歌譯本的閱讀,我發現,詩歌翻譯在模仿原詩的韻律和節奏上所作的努力幾乎是無效的,西洋詩歌中常見的“抱韻”、“交韻”、“隨韻”、“抑揚格”、“揚抑格”、“抑抑揚格”、“抑揚抑格”、“揚抑揚格”等,移植到漢語中以后,實際上很難再現原詩所具有的音樂效果,有時甚至還會出現因韻害意的現象。有鑒于此,我在近年的詩歌翻譯中,不再拘泥于對原詩的韻腳和音步上的照搬和仿制,而把精力更多地放在語義、意象、比喻、詞語組合等的轉換上,追求一種更自然的節奏傳達。令人欣慰的是,這種轉變得到了從事詩歌寫作的一部分朋友的贊許,他們從現代詩的發展期待上給予了我鼓勵和支持。
  在當今的讀者乃至詩歌界人士中間,有一種看法頗具代表性,那就是認為新詩由于不再講求格律,不再押韻,不再注意平仄,喪失了瑯瑯上口的優勢,以致于喪失了詩歌的音樂性,同時也喪失了詩歌的美感。事實上,這是一種非常陳舊和保守的觀念,它忽略了新詩相對于舊詩所體現出來的種種優勢,諸如:流暢的語感,準確的表情達意,自然的節奏,自由的文字組合,等等。我們知道,美是自由的象征;而舊體詩最大的弊端就是對表達自由的束縛,這種束縛與它在形式上對韻腳的講究有很大關聯。按照古典詩詞的格律,在詞尾只能出現與前面詩句相押的字詞,再者,每個韻所擁有的字多者幾十個,少者才十幾個,勢必造成很多重復的現象。
  于是,由字詞的重復帶來的意境之陳舊、詩意之貧乏也就不可避免。一個人在背誦過幾十首或幾百首古典詩詞以后,便擁有了“詩歌寫作”的“資本”,可以像玩積木似地隨意編排字詞和搭配句子,拼湊出講究韻腳、合乎平仄的“詩”來。可是,在這樣的“詩”中,人為的節律往往破壞了自然的節奏,其后果就是詩意的流失。“熟讀唐詩三百首,不會作詩也會湊”,這句近乎調侃的俗語實際透露的,也就是中國舊體格律詩所陷入的困境。
  “五四”時期,胡適、郭沫若、康白情、汪靜之、冰心等人的詩歌創造,便起始于對舊體詩在格律上的不滿:“舊詩里音樂的表見,專靠音韻平仄清濁等滿足感官的東西”,認為正是這些東西壓抑了人們的真性情,使得大部分舊體詩籠罩在一片虛假的迷霧之中。在他們看來,“若是必要借人為的格律來調節聲音而后才成文采,就足見他底情沒發,他底感興沒起,那么他底詩也就可以不必做了”(康白情《新詩底我見》),“形式上的束縛,使精神不能自由發展,使良好的內容不能充分表現,若想有一種新內容和新精神,不能不先打破那些束縛精神的枷鎖鐐銬”(胡適《談新詩》)。
  因此,他們提出了建設不押韻的自由體詩歌的主張,致力于破除一切桎梏人性的陳套,只求其不背離詩歌的精神,最終寫出流露真性情、展示自然美的作品。自“五四”詩人最初的“嘗試”迄今,經歷了八十年的風風雨雨,自由體詩取得了不容小覷的成績,并且逐漸形成了一個新的傳統,它取代舊體詩而成為詩歌寫作的主流,已是不容置疑的事實。
  我們知道,就詩歌翻譯的目的而言,它首先應該為我國的詩歌創作提供某種借鑒,這項工作的進行和完成,應該有利于推動中國詩歌的繁榮,新詩發展的歷史似乎也證明了這一點。因此,正如新詩創作應該追求自然的節奏、自然的韻律,我們在詩歌翻譯中也應該提倡一種自由的、開放的風格,不局限于對原詩在字詞方面的刻板對應,也不對原詩的格律作機械的移植,注意捕捉內在的神韻,以自然、流暢為準則,力求在更本真的意義上譯詩為詩。如果經過了這樣的語言轉換之后,讀者見到的譯詩仍然可以被確認為是一首優秀的詩歌;那么,我們似乎可以說,詩歌就是那經受了翻譯考驗的東西。當然,這有賴于我們的翻譯工作者留住了可以留住的東西。

 

轉自網絡

 
返 回
翻譯公司相關翻譯資訊信息:
致剛入門譯員的五點建議  

翻譯文學大量出現后,“翻譯腔”不可避免  

從《楊憲益翻譯研究》說起 譯者的擔當  

楊絳的“翻譯技巧”  

翻譯新人需知的“行業規矩”  

口譯中如何做到簡化?  

瑞科翻譯公司
翻譯咨詢
點擊在線咨詢
瑞科上海翻譯公司
電話:021-63760188
021-63760109
電郵:[email protected]
地址:上海市中山南路969號谷泰濱江大廈12層
瑞科南京翻譯公司
電話:025-83602926
025-83602369
電郵:[email protected]
地址:南京市紅山路88號常發廣場3號樓825-829室
 南京翻譯公司 | 招聘英才 | 友情鏈接 | 服務區域 | 網站地圖 | 瑞科翻譯(新版)
瑞科翻譯公司專注翻譯16年,是一家專業的人工翻譯公司,潛心打造優質翻譯服務品牌!
©2004-2019 LocaTra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歸瑞科(上海、南京)翻譯公司所有        滬ICP備09017879號-4
QQ游戏大厅三国杀